鱼鱼鱼鱼凫啊

买文不卖肉

我在暗处等你●测试兼容版

郗民看着面前的女孩,心都要化了

她一直都在妄自菲薄

殊不知,她一直都是他的心头朱砂痣一颗

“晚安,我的公主殿下,两个骄傲的人之间总得有个人先屈服的,那么一如是我先动的心,我来做你永远的骑士,一如那句‘我愿为你摇旗呐喊,战死沙场,做你的不二之臣’我爱你”

郗民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,其实,他知道她没睡着,这话,也是故意说给雒欢这个小傻子听的,果然不出他所料,雒欢听到这就再也憋不住了

“你先动的心?呵,你可别说你一直以来的一见钟情就是我?”雒欢不满地撇撇嘴,“我以前诅咒你的话可是还做数的,祝你一辈子找不到你的一见钟情!死傲娇!”

“你居然这样咒过我?”郗民揉了揉她的脑袋,有些哭笑不得,面前的人儿比他还要大个小半年呢,可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需要他好好教育的女鹅啊

“不过还好,最终还是找到了啊,看来我们欠欠还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啊没有一直咒我,要不然下半辈子的幸福就要没咯”郗民捏了捏她的小脸,一双眸子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样,温柔又勾人

“你的诅咒关我什么事?我下半辈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啊,我又不喜欢你了”雒欢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,起身就要跑,凭什么他那么轻易地就想把他给自己的伤害一笔勾销啊,太不甘心了

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她转过身来朝郗民露出了一个狡黯的笑容,“希望你别伤心,也快点不喜欢我了,天涯何处无芳草啊~”说罢还朝他幼稚地做了个鬼脸

而这时还在原地的郗民饶有兴味地听着这隐隐有些耳熟的话,啧,这小丫头,这么多年了,居然还记着呢,女人果然是记仇的生物啊

“可惜,我只单恋你这一枝花”郗民嘴角上扬,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,一步一步地朝雒欢逼近,在她一脸得意地做鬼脸之际,猛地把小丫头捞入怀中,直接吻了上去

嗯?????这是什么骚操作!!!

雏欢早已经陷入大脑无法思考的缺氧状态,没有反抗,也没有回应他,只有“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”的循环特效证明了,嗯,她还活着

郗民早已乘着她懵逼的间隙在她的唇中攻城略地,未了还在她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

“拿了我的初吻还想对我不负责任吗?嗯?”郗民显得有些委屈,可是他此时却是将雏欢紧紧地圈在胸前,怎么看都不像个受害者的样子

雏欢有些无语,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郗民越活越回去了,简直幼稚如狗,如猪,如,如流氓!!她才是最应该委屈的那个好吗??

“你要不要脸啊,是你强吻的我!又不是我强吻的你!你还委屈上了?我都还没说什么呢?”锥欢气的脸都白了

“好好好,那我对你负责,行不行?”郗民也不在意,豁出去了反正,傲娇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嘛

“不需要!!不就亲一下吗我就当被狗咬了一下,不不不,想想就很可怕”雒欢低着头默默摇了摇,“狗太可怕了,还是被猪啃了一下吧”,忽而又抬起头来,理直气壮地指着他, “对,被猪啃了一下!你又不是睡了我没什么好要你负责的。”

“哦?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郗民的脸突然出现放大在雒欢眼前,搞得她心砰砰砰地直跳, “或许,我们可以试试?嗯?”郗民突然就想逗逗她,一边说一边解下了自己衬衫的扣子,矜贵又带着丝丝诱惑

雏欢咽了口水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, “好看吗?手感更好哦要不要试试?”

雒欢不自觉地就点了点头,手也慢慢覆了上去


文理之战

物理x政治

“好久不见,政治。”物理微笑道。政治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色,眼底幽寂,深不可测。

他一步步地走向了政治:“身为文综最强的你,是唯一有资格成为我对手的学科。”政治从容不迫地回答道:“阁下谬赞了。”声音低沉如故。

物理只觉得恶心。

政治生着一张永远年轻的脸孔,尽管这张脸会随着岁月的变迁而改变样貌,却从未被岁月划下一丝皱纹。他习惯摆出一副沉稳谦逊的模样,可物理清楚,这个不老不死的诡异学科内里是如何老奸巨猾。

一枚硬币从物理手中脱离,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自由落体运动,恰恰落在二人直线距离的中央。“正面,我先出手。”物理毫不客气地公布结果。政治微眯凤眸,唇角,是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“力改变物体的运动状态!”

物理向一个特殊的角度有力地喝道,声波触碰到了摆在空间中的石膏几何体,大大小小的几何体忽然开始缓缓地匀速直线运动起来。

“加速度正向递增。”物理双手一挥,几何体旋即向政治的方向迅速撞去。

政治的脸上没有丝毫惧色。

“爱国敬业诚信友善,富强民主文明和谐。”两道防护墙凭空腾起,挡住了石膏几何体的攻击。

“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具体科学的研究提供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!”

刹那间,两道防护墙幻化成利刃向物理刺去。物理敏捷一闪躲过了攻击,两道利刃却穷追不舍。物理暗骂道:“该死的,竟然这么快就就启用必修四!”

“理想条件下物体总保持静止或匀速直线运动!”两道利刃的速度依旧迅猛,但不再改变追击方向和加速度。物理灵巧地改变逃跑方向:“视重为零时,物体完全失重!”两道利刃撞在了一道顺空而起的墙上,哐当跌落在地。

“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!”

两道利刃忽然如同活了起来般,腾空而起向物理疯狂袭击,物理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被利刃划伤了背部。“贫富差距影响社会总体消费水平。”

两道利刃左右相逼,物理的身上又新添了两道伤。

该死的,这不行!再被他划两道游戏就结束了!

于是物理大声喊道:“初速度等于末速度减去加速度与时间之积!”奇迹出现了,两道利刃的主动权迅速转移到了物理的手中,“量不够,a来凑!”利刃改变运动方向,转而向政治刺去。

政治的眼底忽然闪过了一丝涟漪,但又迅速恢复了平静。“国家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大力发展生产力。”两道利刃蓦然静止。

“AABCD。”

物理猛然诧异。他完全没有想过,政治会使用选择题答案作弊。几何体,防护墙,利刃,统统幻灭为了尘埃。

……

物理举起了双手。

政治满意地笑了。“果然,你永远都是笑到最后的赢家。”物理不甘地看着他。

当政治转身的一瞬间,物理冷冷地道:“AC DB AB DD AD ABCD”

政治的背后迅速被划下五道裂痕。

“别忘了,物理选择题的分值比政治多得多。”

cr.